风物辽宁
风物辽宁 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大观园 >风物辽宁
删改中国教科书  美化侵略罪行
作者(摘自):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10-11

1931918日日本关东军在沈阳城北郊柳条湖附近自行炸毁南满铁路的一段路轨,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并随即占领了东北三省。为了实现其称霸亚洲的野心,日本帝国主义在对东北进行军事、政治、经济侵略的同时,还推行思想文化侵略,通过从教育入手,大搞奴化教育,通过删改教科书中的中国部分、强迫学生学习日语等手段,恣意摧残、消除东北人民的民族意识。在辽宁省档案馆就保存着这样一份《奉天中等学校临时教科用书删改表》,其间详细记载着日本侵略者歪曲历史、删改中国教科书的卑劣行径。

删改中国教科书

日本全面占领东北后为便于其统治,扶持已经逊位的末代皇帝溥仪于19323月建立了伪满洲国,在文化教育方面推行一整套的奴化教育,删改中国原教材中有关东北主权属于中国及反满抗日等方面的内容,施以美化日本帝国主义内容的教材。九一八事变发生不久后,日本关东军便发布了“排日教材要断然铲除”的密令。19324月伪满洲国通令各地学校,“暂用四书孝经讲授,以崇礼教,凡有关党义教科书一律废止”。6月,伪满洲国又连续两次发布“训令”要求“对于排外教材,切实取缔”;“废止三民主义党义及其他新建国家建国精神相反之教科书或教材”,并特别强调要“严切实行”、“勿稍疏忽”。

在辽宁省档案馆馆藏《奉天中等学校临时教科用书删改表》,日本侵略者不仅将“帝国主义”、“民族”、“汉族”等字样全部删掉,对于“陷中国于次殖民地地位”等语句更是只字不留;还将“日占”改为“日有”、“独占”改为“独有”,并刻意将“我国”改为“中国”,致使一些文化不高的东北百姓只知道自己是“满洲国人”,而不知道自己是中国人。同时,将“王道乐土”、“日满不可分”、“忠君爱国”等作为伪满洲国的教科书内容,粉饰美化其殖民侵略的罪恶事实。

日语被定为国语

为了推行彻底的奴化教育,日本侵略者还强行将“日语”定为伪满洲国的“国语”。在学校里,学生不仅要学习日语,每天要唱日本国歌,参拜日本神社,早操背诵皇帝诏书而日语课和日语教育在当时东北学校课程中更是占有突出地位,日语每周有7个课时,比满语(汉语语文)还多2个课时,授课教师也有许多日本人。这些日本教师不仅教授日语课,还要用日语教授物理、化学、数学等课程。学生入学即被告知,如毕业时日语不能达到三等翻译水平,就不能毕业。此外,在满语和物理、化学等专业课课本中,外国人名、地名、学科专有名词等也都使用日本片假名,在报纸、杂志、书刊中也经常夹杂着这种拼音文字,造成中文面目全非。

1935年伪满洲国发布了《小学校教课规程》,规定“日本语得由初等小学第一学年教授之”。1936年,在社会上实行日语等级考试制度,并允许在校学生参加,合格者发给一定的“语学津贴”,毕业时给予优先录用。除日语外,与其并重的还有“国民道德”课,内容全部是奴化学生要“报恩感谢”、“中坚国民”,宣传“日满亲善”,让青少年在从思想上化敌为友,成为被驯化的亡国奴。

历史课上没有中国史

日本侵略者不仅在课程设置上,强调“日语”教育,对于历史、地理等科目更是“彰显”奴化特色,一是学习如何创立“大日本帝国”的日本史,二是学习刻意割裂、抹煞中国对东北主权的所谓“国史”。而地理课内容也是日本地理和东北地理。

1939年,伪满洲国编印了名为《国史》的国民高等学校历史教科书中,完全改变了以往中国历史朝代记法,将中原王朝部分不加记载。而是将东北历代部落和民族政权肃慎、挹娄、勿吉、靺鞨、渤海、契丹和辽、女真和金、蒙古、元、满族和清作为体系加以记载,其中对“满洲国”部分关于溥仪即位的描述为“此绝非清王朝之复辟”。从而淡化中国意识,让东北百姓“只知满洲国而不知中国”。

东北沦陷后,在校学生不仅在思想上备受摧残,在肉体上也吃尽苦头。在无奈接受奴化教育的同时,还要参加“勤劳奉仕”。当时“勤劳奉仕”被列入教学科目之中,还严格规定了天数:中等学校男生每年20天,女生15天,初等学校学生10天。但随着日本侵略战争的需要,“勤劳奉仕”的时间也随之延迟,最多可达半年之多。“勤劳奉仕”的劳动内容以军事服务为主,城市学生到农场林场劳动、修筑公路、挖防空壕、打军草、清扫“忠灵塔”、神社等;农村则多为农业劳动,如除草、挖水沟、播种等,也参加修路等军事劳动。“勤劳奉仕”作为日本侵略者强化殖民教育的一种手段,严重损害和摧残了东北青年学生的身心健康。

日本侵占东北后,通过推行奴化教育,恣意摧残东北人民的民族意识,不仅给东北人民在思想上带来极大伤害,也在其本就丑恶的侵略历史上又增添了黑暗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