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物辽宁
风物辽宁 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大观园 >风物辽宁
《满洲红旗》飘
作者(摘自):穆佳桐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07-20

中国共产党早期新闻事业的代表性刊物——中共满洲省委机关报《满洲红旗》, 1930年9月15在沈阳创刊,受政治斗争环境影响,几停几复,直到19354月在哈尔滨终刊,历经种种坎坷,走过了全面抗日战争爆发之前东北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峥嵘岁月,也见证了中国共产党在东北地区建立的第一个地下组织——中共满洲省委,从建立到撤销所开展的艰苦斗争和经历的种种磨难,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东北人民革命斗争的一面旗帜。

 

陈潭秋发起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非常重视东北地区党组织的筹建工作,党中央和北方区委(后改北方局),先后派马骏、李震瀛等一批优秀党员来东北传播马列主义,建立党组织。大革命失败后,党中央为了统一对东北党组织的领导,在“八七”会议后,决定派陈为人组建中共满洲省委。192710月,在哈尔滨召开了东北地区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宣告中共满洲省临时委员会成立,陈为人为书记,省委机关设在奉天(今沈阳)。19289月,中共满洲省临委在沈阳召开了东北地区第三次党员代表大会,大会决定将中共满洲省临委改为中共满洲省委。19297月,刘少奇受命于危急之秋,担任中共满洲省委书记,领导了纱厂斗争、中东路斗争等,使东北地区的革命运动有了新发展,这些已经载入史册。中共满洲省委作为中国共产党在东北地区建立的最早的地下党组织,历经陈为人、刘少奇、陈潭秋等中共早期14位领导人。从192710月建立到1936年初撤销的八年多时间里,曾遭到四次大破坏,历经种种坎坷和磨难。其地址也从今沈阳市和平区皇寺路福安巷3号转移到哈尔滨市南岗区光芒街40号。

1930611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了由李立三起草的《目前政治任务的决议》,即《新的革命高潮与一省或几省的首先胜利》的议案。《决议》对中国革命形势、性质和任务等方面提出一整套的错误主张,制订了以武汉为中心的全国总暴动和集中红军进攻中心城市的冒险计划,开始推行“左”倾路线。为从组织上落实“左”倾冒险路线,中央于630在上海召开组织工作会议,要求将党、团、工会、妇女等组织合并为“准备起义的各级行动委员会”。

中共满洲省委贯彻中央政治局会议和组织工作会议精神,于193086召开会议,决定撤销满洲省委,成立“满洲总行动委员会”,陈潭秋被派往沈阳,任满洲总行动委员会书记。为了加强党的宣传工作,领导工人、农民、学生反对封建军阀压迫,陈潭秋和时任宣传部长的赵毅敏带领宣传部的几位同事创办了《满洲红旗》,作为准备武装暴动的中共满洲总行动委员会的机关刊物。内容主要是解说革命的策略问题和当时党的中心口号,以及登载群众革命斗争的消息。文章内容带有充分的指示性和最高限度的具体性。为便于群众阅读和了解,多采用通俗浅近的文字。

1930915,《满洲红旗》第一号在沈阳出版,该号为小32开,油印小册子。封面伪装成“国民必读”,署名为“上海大东书局印行”,封二右侧竖版套印“满洲红旗”四个大字,压题衬图为一面红旗在城墙上高高飘扬。刊尾刊有《满洲红旗》编辑部的征稿启事,征集各处工农兵斗争的消息、工农兵劳苦群众生活状况的描写、短小的评论、有趣而富刺激性的诗歌曲词或短篇小说、政治漫画等。因其为秘密刊物,没有留下投稿地址,要求稿件由“各赤色工会、互济分会、共产党支部及一切革命团体转本报编辑部”。该号现藏于辽宁省档案馆。

 

春风吹又生

 

中国共产党地下党的处境和其内部刊物的性质使《满洲红旗》的发行工作十分秘密,受政治斗争环境影响,几停几复,因长期秘密发行使得其留下来的文字记录和原件都很少,即使在中国新闻史中的记录也极为罕见。《中国新闻事业通史》第十章第一节第四目《在国民党统治区各地秘密出版的中国共产党报刊》中只有寥寥数字:“辽宁曾出版《满洲红旗》”。

《满洲红旗》创刊后,不定期出版,到1010,已经出版了三期。为了能够在白色恐怖下,能够顺利发行,刊物的封面都进行了伪装,第一号的封面是《国民必读》,第三期的封面是《中华民国邮政特准挂号立卷认为新闻纸类—工商周刊》。1024,满洲总行动委员会撤销,恢复满洲省委,陈潭秋当选为中共满洲省委书记,《满洲红旗》随即停刊。19312月,满洲省委改组,赵毅敏继任宣传部长,并兼任奉天市委书记,《满洲红旗》作为满洲省委机关报重新出版。

1931年“九·一八”战争爆发后,赵毅敏等同志相继被捕,《满洲红旗》被迫停刊。193112月,中共满洲省委从沦陷的沈阳迁至哈尔滨。罗登闲任改组后的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兼组织部长,何成湘任宣传部长,积极准备恢复出版《满洲红旗》。193211,省委在《两月工作计划》中提出:“党报《满洲红旗》在十五号以前出版第一期,以后每星期经常出版,真正使它成为省委策略路线指导的报纸,由书记编辑”。1932130,《满洲红旗》在哈尔滨重新复刊第1期,同时出版《满洲红旗副刊》,它是中共满洲省委迁至哈尔滨后秘密出版的第一份机关报,继续“宣传中国共产党的主张,发表东北军民抗击日寇的消息”。

1932年“九·一八”事变周年,《满洲红旗》易名为《东北红旗》,19336月又更名为《东北民众报》,19354月终刊。随着满洲省委的撤销,满洲红旗编辑部解散。

 

战斗的“旗帜”

 

《满洲红旗》从创办初始就定下了党委机关报的性质,同当时在办的其他两份党报《斗争》和《进攻》相比,影响最大,旗帜最为鲜明。《发刊词》中的一段话表明了它的办刊宗旨——旨在冲破敌人对于一切革命消息的封锁,揭穿反动报纸的欺骗,并将全国各地以及国际的斗争介绍给满洲的劳苦群众。它不仅是满洲劳苦群众的喉舌,而且是满洲劳苦群众的灯塔。

19309 15日出版的《满洲红旗》第一号上,刊登了“中国共产党对时局的宣言”,宣言指出:“整个中国社会已经显然到了历史上有大风暴的前夜”,“号召全国工农群众一致斗争!”并提出了党对中国革命的总要求。《满洲红旗》在同一期发表了题为“拥挤中国共产党对时局的宣言”的社论,指出“这一列宁主义的布尔塞维克文件,无疑问的也必然要在目前整个中国革命中,发生伟大的领导作用,在将来中国革命的历史上,都要占着非常重要的地位”。编者以激动的口吻介绍到“这政治宣言的内容非常丰富,非常重要,读者如能细心阅读,最好是采用多数人共同讨论的方式,必能获得很大的利处”。

19301010,《满洲红旗》出版了“双十节”特号,刊登了“双十节与拥挤苏维埃政权运动、纪念双十节与消灭军阀战争、纪念双十节与建立苏维埃政权、双十节与国民会议”等四篇文章,宣传共产党的政治立场及对时局的看法。1932128,日军入侵上海,淞沪保卫战爆发。《满洲红旗》头版头条以长篇社论《论上海事变》,热情歌颂“十九路军士兵的英勇的抵抗”,揭露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野心和罪行,并批判国民党政府的“不抵抗”政策。《满洲红旗》还刊登了一系列东北义勇军袭击日本侵略军、东北人民反对建立“满洲走狗政府”、《共产国际西欧局/赤色职工国际驻欧秘书处共同宣言》等国际和国内消息,在整个东北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当时,除了《满洲红旗》外,还有中共东满特委机关刊物《两条战线》和东北抗联第二军党委机关刊物《战旗》等报刊,以及南满地区的《东边道反日报》、《列宁旗》、《反日民众报》、《反日青年报》等。这些报刊通过宣传党的抗日任务和策略方针,提高了干部和广大战士的政治思想和理论水平,增强了领导干部的工作能力,增强了民族凝聚力。

作为中国共产党在东北地区地下党组织—中共满洲省委的机关报,《满洲红旗》可以说是中国共产党早期新闻事业的代表性刊物。它宣传了中国共产党的反帝反封建主张、抗日任务及策略方针,在唤醒民众、组织工人运动和革命战争方面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彰显了党报党刊在引导动员民众和思想宣传面的作用,是地下党组织在对敌斗争中的一面战斗的旗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