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物辽宁
风物辽宁 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大观园 >风物辽宁
抗美援朝战争中辽宁人民发扬爱国主义精神在战勤与保障上做出特殊贡献
作者(摘自):王忠明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10-11

 

67年前,新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在朝鲜进行了一场关系到新中国生死存亡的战争——抗美援朝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捍卫了新中国的安全,保障了新中国经济恢复和建设工作的顺利进行保卫了亚洲和世界的和平,增强了中国人民的民族自信心,鼓舞了世界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反对侵略的意志和决心打出了中国的国威和军威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地位。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辽宁人民和全国人民一道,做出了重大牺牲和特殊贡献。

 

一切为了前线 一切为了胜利

 

志愿军入朝前,党中央就明确指示:以东北行政区作为志愿军的总后方基地,所有一切后方供给事宜以及援助事务,统由东北军区负责。辽宁与朝鲜隔江相望,辽宁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在这场战争中的地位举足轻重,既是抗美援朝战场的大后方,又是全国支援抗美援朝的前线。一时间,辽宁成为一座志愿军军营,一个后方战地勤务基地,一个足以撬动这场战争胜利天平的支点。

抗美援朝的战地勤务不仅任务繁重,而且时间要求紧迫,一般一项任务从省里接到命令到县、区完成动员,再到实施,只有七八天时间,甚至有时只有四五天的时间。以北镇县195010月首次动员担架队为例:16日县政府接到命令后,立即召开区长会进行具体布置,同日各区召开支书、村长、妇女主任会议,17日将任务落实到户并确定人选,18日、19日两天县、区分头检查,20日即由县城出发,奔赴前线执行战勤任务。从接到命令到担架队出发,只用5天时间。

为适应战勤工作需要,各级政府于195011月增设了战勤机构,负责战勤工作。原辽东、辽西两省和沈阳、旅大、鞍山、抚顺市都在民政厅、局下设战勤处,本溪市设战勤科;市县民政局()下设战勤股(科);区政府设战勤助理员(有的由民政助理兼);村设战勤委员。当接到战勤任务时,由政府层层下达命令。各级战勤部门在工作中,都注意不断总结经验教训,利用通报或会议搜集情况,及时交流经验,改进工作方法,并派员进驻兵站负责联络和了解情况,及时发现问题及时解决。东北人民政府为了统一战勤动员的标准和贯彻合理负担的政策,三次制发“战勤动员办法”,各省市也制定了相应的贯彻实施办法。一时间,2100万辽宁儿女层层联动,竭诚奉献,所有的力量都拧成一股绳,一切为了前线,一切为了胜利。

 

辽宁儿女保家卫国热情空前高涨

 

上阵还需子弟兵,战争初期,辽宁地区各省市进行了广泛有效地战勤动员和扩兵运动。辽宁儿女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下,换上戎装,拿起钢枪,走上战场。

义县东关村村长刘纯带头动员儿子、侄子、外甥等三人参军,带动了全村几十名青年也积极参军;东丰县八区女团员曲凤兰动员其丈夫参军后,推动了全村85名青年报名参军;新民县六区朱家街3名党员报名参军后,带动47名青年自愿报名参军;庄河县碾石房村团员鲍长林和5名团员带头报名后,带动了18名民兵参军;海城县牌楼区启发群众回忆对比,提高了群众的觉悟,共有149人报名参军;海城一中的学生在毛主席像前立誓:“祖国什么时候需要我们,我们就什么时候为祖国服务。”报名参军的有230多人;岫岩县报名参军人数达7800……重现了抗日战争时期“父母送子,妻送郎,上战场,打东洋”的场面。辽宁人无私奉献、保家卫国的爱国精神,激荡在辽河两岸黑土地上。

宁儒贤,阜新(县)市一名普通的党员。响应祖国的号召,卧冰踏雪,在炮火中穿行13个夜晚,赶赴前线。在第五次战役中冒着敌人的炮火,穿梭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抢救了数百名伤员。第五次战役结束,他被评为支前英雄,荣立一等功,志愿军第三兵团司令员颁给他“积极,勇敢,顽强”的立功奖状。

铁岭县的龙绍文,在党和国家的号召下,舍小家为大家。顾不上照料怀孕7个月的妻子和年迈的父母,毅然报名加入了抗美援朝的队伍,成为铁岭赴朝担架队中的一员。在19525月,执行任务期间,遭遇敌人飞机轰炸释放毒瓦斯,右眼失明。他顾不上治疗自己的眼睛,为防止敌军投毒,天天守在水井边,几年后,左眼也随之失明。胜利回国后,他本可以安排到工厂工作,但是他却想,虽然为国家做出了一点贡献,但是不是为了图以回报。为了尽一个儿子、丈夫、父亲的义务,毅然选择了回家务农。战争时从容无惧为祖国奔赴疆场,和平时宠辱不惊回家务农。这样的例子在辽河两岸黑土地上数不胜数。

据档案记载,仅三年抗美援朝战争中,辽宁就有74374人参军,参战总人数达到242285人,牺牲13374人,是全国各省区参军、参战、牺牲英烈最多的省份之一。在战地勤务保障方面,辽宁人民同样做出了巨大贡献。当时辽宁有人口21035598人,参加各种战勤的人员就高达2462297人,占人口总数的11.7℅,占17岁至50岁男劳动力的52.95℅。辽宁人民慷慨从容、无私忘我的战勤支援,在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的丰碑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轰不跨炸不烂的运输线

 

抗美援朝战争是当时的现代化战争,战争勤务种类繁多。为适应新形势下的现代化战争,需要动员大量的专业技术人员上前线担任战争勤务。辽宁省作为战勤基地和全国的工业基地,当仁不让地成为战勤技术人员最主要的输送地。战争期间,辽宁省源源不断地输送各种技术人员达30071人,满足了战勤任务需要;为保证军用物资能及时顺利地运往前线,抢修了靠近中朝边境的几十条主要公路长达1453公里,桥梁297座和数处飞机场;辽宁省在战争期间参加战勤任务的汽车司机3796人,车辆数188070辆,长期参加勤务的大车1612台。同时,在沈阳、旅大、抚顺、鞍山等市开办了汽车学校,从机关、企业和学校中动员了9301名工人、学生、勤杂人员进行训练,毕业后送前线服勤,基本满足了军事运输的需要。三年战争期间,辽宁参加战勤任务的长期民工45160人,短期民工2309150人。

彭德怀在195146日志愿军司令部会议上说:“如果这次打胜了,全体指战员的功劳算一半,后勤算一半。”志愿军出兵入朝,一次次战役的胜利把美军逼近到“三八线”附近,后勤运输线也随着胜利不断拉长。朝鲜当时已被炸成一片废墟,志愿军所需所有物资都要通过国内运输过去。美国具有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空中力量,而中国当时中国空军力量还很薄弱。美军为达到战争目的,不分昼夜轮番轰炸我军后勤保障运输线,更增加了战地勤务的难度。我们的后勤补给运输线,就是以难以正常运行的铁路,弯曲狭窄的公路,少量汽车、马车,更多的是人力手推车。这条运输线是轰不跨、炸不烂的,为抗美援朝的胜利做出巨大的贡献。

如果说淮海战役是人民群众用小推车推出来的,那抗美援朝的胜利在一定意义上说,就是辽宁人民肩扛手提、用鲜血和汗水换来的。

美军破坏我军后勤补给的主要方法是派遣大量飞机昼夜不停地对我后勤运输经行扫射轰炸。特别是从19511月起,发动的“绞杀战”,对我军后方一切设施、铁路、公路、桥梁以及朝鲜北方所有城镇、电站、厂矿等进行狂轰滥炸。针对这种情况,周恩来总理在19511月东北军区召开的第一届后勤会议发出号召:“建设铁路、公路、水路相结合,火车、汽车、手推车相结合,快装、快卸、快运相结合,抢运、抢修和防空相结合,纵贯道路和横贯道路相结合的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


 

 

防空哨为运输车队安上眼睛

 

入朝初期,司机因为马达干扰不能及时听到敌机临空的声音,因此夜间不敢开车灯,只能看清一段路开一段。每夜的行车距离只有30-40公里,还经常撞车、翻车,因事故损失的汽车一度超过了被炸的损失数。19533月,后勤第一分部和第三分部在原来防空信号站的基础上,在各重点地段设立了一些不固定的防空哨兵,无空情时就让司机开灯行驶,听到敌机来临的声音哨兵就马上鸣枪报警。实行这一方法后,汽车损失大大减少,车速也大大提高。志愿军司令部和后勤部马上总结、推广了防空哨的经验,共投入了2万人的战勤人员。在千里后勤线上,5里一哨,每哨一班,昼夜站岗放哨。敌机来了哨兵就放枪,这样在两三华里外的司机就能听到枪声闭灯躲避敌机。哨兵还持口哨一个,红绿小旗各一面,司机每经过一哨时,如有命令或事项向司机转达,哨兵就吹短促的口哨声,并挥动手中的红旗拦截汽车。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又无敌机,哨兵就将口哨吹一长音,并挥动手中绿旗,让司机放心驾驶。防空哨的战勤人员除了负责鸣枪报警外,还负责防范匪特,在敌机过后扫除公路上的四脚钉。这一制度建立后,汽车每夜行车距离提高到120公里左右,到1952年更提高到每夜200公里以上。汽车的损失率则由入朝第一年的40℅,下降到第二年的6℅,第三年的0.5℅。 

聪明的战勤人员还在与美军的一次次交锋中创造出很多躲避敌机的方法。如水下桥、合并运转、顶牛过江等。“水下桥”是在被敌机炸毁的桥梁附近,另修一座桥面略低于水面的桥,当时称为“水下桥”或“隐形桥”。美军飞机侦查的时候看到桥梁已经炸毁就不加理会了。“合并运转”是将两组以上的列车联为一组列车,用2-3个机车拖挂,在偏僻运输的条件下运行。这在抢修后线路较好的情况下,可以发挥突击抢运的最大效果。“顶牛过江”是紧急抢运时只过车辆不过机车的一种形象比喻。1951年夏季,北朝鲜的桥梁白天一般都被炸断,天黑后虽经行了紧急抢修,一般还难以达到通过机车的载重标准(机车比车厢要重)。为此,工程技术人员和战勤工作人员在火车过江时,将机车置于全部车厢的后面,将一列车厢顶到桥面的对岸,再由对岸的另一个机车将车厢拖走。这种方法对突破敌人对江桥的封锁起了重要的作用。同时,后勤运输人员在沿途修建永久、半永久的仓库(大部分在洞内),使保管的物资免遭敌机轰炸。当时担任本溪县马车队教导员的刘宝山回忆,在朝鲜的执行战勤任务的民工们要在-40℃的严寒中,趁着黑夜进行艰苦的倒垛,调顺水沟,下面垫好防水垛底,上面铺好防雨的毡盖和伪装,保护好来之不易的粮食和弹药。往前线运送物资,主要靠人力手推车,手推车通不过,就用肩扛手提送往前线。

正是靠我们的战勤人员发挥不怕辛苦、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和苦干巧干的聪明才智,建成了“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美国第八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在1952531日汉城记者招待会上感叹地说:“虽然联军的空军和海军尽了一切力量,企图阻断共产党的供应,然而共产党仍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顽强毅力,把物资运到了前线,创造了惊人的奇迹。”

 

担架队员和医护人员战火中抢救伤员

 

据档案记载,在1950年战争初期,辽宁共组织一般担架8010付、担架队员50070名、民工4210名,赴朝担负战争勤务,直接支援前线。是年11月,根据战争发展,又组织了1000付基干担架、6703名担架队员赴朝执行战勤任务。19511月,组织了5个志愿担架团,共2160付担架,10900人。当时的营团编制为“三三”制,连排为“四四”制,志愿担架团将每付担架6名担架队员改为4人的轻便担架,长期随军作战。这样,即节省了人力、物力,又切合前方实际需要,代替了民工担架队,在战场救护发挥了重要作用。

担架队既要承担在火线抢救伤员的任务,还要担负繁重的伤员送往后方的任务,是战勤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血雨硝烟的战争中,勇敢忠诚的辽宁人民组成的担架队经受住了考验,圆满完成了战勤保障任务。

战场医护,这个在疆场杀戮中负责伤员救护、治疗的特殊队伍,8014名辽宁儿女组成一支支医疗队,忙碌在战地医院中,活跃在烽火沙场上,拯救了一个又一个受伤的志愿军战士,用辽宁人身上特有的体贴细致,精心救治并照料着一个个战场归来的英雄。

战争期间,卫生部门和广大民工担架员顽强奋战,突破敌机封锁,将90℅的伤员运回了国内,东北地区也开设了容纳十几万人的医院收容治疗。在大雪盖地,滴水成冰的严冬季节,医疗队的工作人员为了怕冻坏了伤员,把自己的被褥棉衣撕成一条条的布条,棉花捻成棉花卷,塞进板缝里,尽量减少寒风侵入,以帮助这些大部分因冻伤而下不来床的伤病员度过漫长的风雪之夜。

医护战线上的女英雄朱勇,奔赴朝鲜战场年仅16岁。为了伤员的安全,她无所畏惧。在漆黑的夜晚,她能凭着听觉寻找伤病员,能一个人背着伤病员奔跑十几公里。1951年夏天,朝鲜遭遇60年不遇的大洪水,电线杆都被冲到,汽车被冲跑。大雨中朱勇背着一个大个子的骨折伤员涉江而过,洪水已经齐腰深。伤员怕连累朱勇,一再挣扎着要朱勇先走,不要管他。朱勇坚定地告诉伤员:有我在,就有你在,就是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伙伴们赶来手挽手互相搀扶着,把朱勇和她背上的伤员转移到高地上。这种舍生忘死救治伤病员的事情,在年轻的朱勇身上发生无数次。朱勇一心为伤员、一切为前线的崇高精神,勇敢坚定的革命意志,赢得了战友的称赞。1953年,她作为志愿军医务工作者代表,参加了北京国庆观礼。她的事迹被刊载在志愿军后勤部编印的《功臣模范纪念史册》上。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67年前,2100万辽宁儿女发扬不畏强敌,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精神,上下一致,同心协力,团结对敌的高度的爱国主义精神,以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圆满地完成了抗美援朝战争的战地勤务与后勤保障任务。今天,继承和发扬了抗美援朝精神的4380万辽宁人,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直挂云帆,在辽阔的黑土地上续写新的辉煌!